通版阅读请点击:
展开通版
收缩通版
当前版:A7版
发布日期: 2020年12月22日
冬日那一抹暖黄
􀳂姚春华
  那天,走在回办公室的路上,不经意间被一阵清香吸引,扭头一看,竟是墙角的一簇腊梅开花了。这倒让我很是讶异,潜意识里一直固执地以为:“梅花香自苦寒来”。没想到日日暖阳,梅花也会如期而至,兀自暗香浮动。
  灰褐色遒劲的枝丫上,缀满了大大小小的黄金甲。有的打着骨朵儿,像一粒粒黄色的珍珠;有的含苞待放,像一个个金黄的铃铛。更多的开着黄灿灿的花朵,像一口口倒悬的金钟。即便今年的梅花未经雨雪洗礼,那薄黄的花瓣,一样有冰花的质地,通透而空灵。让偌大的厂区氤氲着一份清浅的暗香。
  我喜欢腊梅的黄,喜欢冬日里所有的暖色调,喜欢那份亲密、温暖之感。这份暖黄,让我想起儿时家中那盏黑乎乎的煤油灯透射出的昏黄光亮,暗淡而温馨;也让我忆起儿时锅灶里煨熟的红薯,用火钳从灶灰里把红薯夹出来,热呼呼冒着热气,左右换手扒开外面的那层焦壳,呈现在眼前黄灿灿的瓤,准会让你垂涎欲滴。那是儿时记忆中最爱的暖黄了。还有小时候的冬天,最暖心的画面,莫过于在稻谷场选个避风的草垛,与家人围坐在暖烘烘的火桶里,晒太阳、说闲话、纳鞋底,其乐融融、温馨而幸福。
  时过境迁,围坐火桶里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。只能挑个晴好无风的晌午,静静地躺在时光的角落里,一个人,一本书,任思绪在阳光流淌的光阴里飞扬。难忘童年时的乡村冬趣图,那些一起从小玩耍、上学的小伙伴,可以在这样阳光弥漫的午后,不约而同来到稻场上,嬉戏、打闹;在落叶满地的林间,踩着枯黄的落叶,迎着穿透树缝的阳光追逐;也会在某个晴好的冬日,把牛儿赶上山后,几个小伙伴找个避风的地方,垒上几块石头,扯来毛草起火,把从家里偷出来的黄豆、花生等,放入香脂盒里,丢入柴火中,噼里啪啦,没一会工夫就可吃上喷香的黄豆或花生。有时索性在山间小溪里抓鱼捉虾,用细树枝穿好放火上烧,那可是真正的原汁原味,甭提有多鲜美了。阳光中那簇灿黄的火苗,映照着放牛娃们皲裂、质朴的笑脸,幸福得让人心疼。
  人生如旅途,辗转于四季风景中。每天上班我从油画似的公园穿行,踢踏着碎黄的落叶,总是抑制不住地想去捡拾那些个让我心动的叶子。以黄色系为主调的银杏叶,像极了少女亮丽的大摆裙,我会把它们带回家,在上面写字、画画,或做成精美的小饰品,别有一番意境。以红色系为主调的枫叶,于我而言,它更像是一朵汲日月之精华的花儿,精美得容不下我有任何想雕琢的念头,唯有把它当成书签珍藏于文字的墨香中。
  每天下班我都会急吼吼地赶往公园。更确切地说,我是想选个最美的角度,拍下夕阳最后一帧美。温暖而忧伤的落日余晖,总是令我怦然心动。林清玄说他小时候每天放学,都会在太阳下山之前跑回家,站在大厅的红门外,看夕阳一分一分地沉到山的背面,心里涨满了夕阳留不住的悲情。其实,留不住的又何止是夕阳,更有人生驿站遇见或分离的那些人、那段情。其实,人生就是一场不断告别的旅行,不管你愿意与否,一些人终究会与我们一一别离,而我们能做的,唯有好好珍惜当下的每一次相逢,守住生命中的那些念念于心的温暖。
  在冬的转角,看岁月静好。时光悄无声息地流淌,岁月默默把痕迹镌刻在我曾经光亮饱满的额头。或许,留不住的只是时光,那些温暖于心的暖黄,会永远深藏在灵魂深处。

Copyright © 2006-2008 chiznews.com
  主办单位:池州日报社
  地址:安徽省池州市东湖中路315号 联系电话:0566--2037332 PostCode:247000
  备案号: 皖政新办备06018号 ICP号:皖ICP备 06009041-1号